大苍守夜人_第965章 天道将崩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965章 天道将崩 (第1/3页)

  凤悠目光接触到林苏的眼神,看出了林苏的满腹心思……

  她轻轻一笑:“有些事情虽然处于你的宗门,可能未必知晓,但是,在这片天地上,其实并非秘密。我们的先祖,大多来自异域大世界,这里的星河,虽然美丽无边,但终究并不是他们的故土星河,他们希望有朝一日能够突破这天道囚笼,而这机会,也快到了!到了那天,我们就可以看到大世界的星空,看到真正属于修行道上的顶级风光。”

  林苏慢慢托起杯中酒:“我一直不太明白一件事情……他们当初为何要来这里?这片天地,到底有什么东西吸引到他们?”

  “这也并非秘密!吸引他们的东西,是天道道果!”

  “天道道果?”林苏道:“天道也有道果吗?”

  凤悠道:“看来你是真不知道,天道当然也有道果,天道道果跟一般修行人的道果不同,一般修行人身死道消,道果湮灭,纵然取之亦是无用,而天道不一样……”

  天道也是有寿命的。

  虽然号称寿与天齐,象征着无穷无尽,但是,并非真的无穷。

  任何一片宇宙,都是有寿命的,大宇宙寿命长些,小宇宙寿命短些。

  虽然说,这长与短,都是以百万、千万年记,但是,再长,也有个极限。

  天道,跟宇宙是连为一体,天道兴,宇宙成,天道灭,宇宙崩。

  天道的每一次崩灭,都是修行道上的一场盛宴。

  修行高人会八方云集,搜寻崩落的道果,只要拿到,就能拥有一部分天道威能。

  这片天道之下,集聚了那么多修行高手,就因为一点,这片天地,天道将灭!

  林苏心头大震……

  天道将灭?

  天道一灭,道不成道,世界也会全盘崩灭,大苍国,九国十三州,圣殿,天外天,全都如此!

  他就说了,这片天地间,为什么一直有人越界,原来都在等着世界崩灭,他们好瓜分天道道果。

  “任何一次天道崩灭,都是一个小世界的终极浩劫,却也是无数修行人的终极机缘,我娘他们那代人,就是抱着这种想法冒险越界的,但是,进来之后,她们觉得自己似乎被骗了。”凤悠道:“这片天地的天道虽然有残缺之象,虽然有崩灭的迹象,但是,却还是拥有无边威能的,天道将他们放进来之后,关闭了外面的通道,于是,他们就成了这座囚笼里的鱼,有通天的本事也出不去,近来,已有圣人言,此为天道之毒计!其根本目的,是困死这些圣人,以这些圣人自身的圣机为食,强行给天道续命。”

  林苏目瞪口呆……

  异域圣人越界,他与命天颜已经解读过,这是拿来刺激圣殿圣人的,免得这些圣人饱暖思y欲,居安不思危……

  现在,凤悠抛出了另一个观点,这是天道上演了一曲大计,有意弄一批圣人进到它的渔网中,用圣人气机,滋养自己,为自己续命。

  两个说法,全都深奥得无与伦比,但这两种说法,也都有非常大的可信度。

  凤悠继续道:“可惜它不管如何续命,终有一劫过不去,就是无心大劫!无心大劫,到了那一日,无心海上的风暴,足以撕裂所有的天道规则,这方世界奄奄一息的天道,将会迎来各域高手的蚕食鲸吞,他的本源将会被全部抽空,他不死也得死!”

  “无心大劫!”林苏后背冒出了一层冷汗……

  “这方小世界,将会全盘崩灭,所有国度,所有人,都将成为异域圣人手下的蝼蚁,圣殿当前最显赫的文道,将会一文不值,即便是修行道上的源天境,也未必能够在残酷的宇宙法则中活命,更别说世俗界了。不过,咱们是个例外,天道一崩,这天道壁垒自然会消失,我们这方异域,就可以回归我们先祖曾经的家园。”

  “无心大劫,却是哪一天?”林苏遥望星河,喃喃道。

  “无心大劫,并无准确时间,有可能是千年后,有可能是百年后,有可能就在明天,毕竟在天道的时间中,千年百年与一年两年没有本质的区别,都只是一瞬间!”凤悠道:“但我们同为修行人,寿命也是悠长,这一场盛事,我们应该都能看到。”

  两个字眼:“盛事”……

  让林苏真正意识到,他与她不是同路人。

  哪怕此刻星河在天,哪怕此刻很有月夜泛舟的情绪,但是,他与她依然不是同路人。

  她可以视天道崩灭为盛事。

  而他不能。

  只因为二人站位完全不同。

  凤悠是异域之人,是囚笼里面的鱼儿,囚笼破了,她自由了,有机缘的话,她可以抢到传说中的天道道果,没有机缘的话,其实也是机缘,她可以跟随她的母亲返回曾经的家园,领略另一方大世界的无边风采。

  而他呢?

  他的亲人,他的情人,他的朋友全都在这方天道保护之下。

  天道崩,道果弥天,域外修行人可以视这些道果为机缘,而这方世界里的所有人,都将为其殉葬!

  这是宇宙的定律。

  这是天道的定律。

  没有长盛不衰的宇宙,没有永恒的天道……

  目前这方世界之中,圣殿之人为了自己的那条道拼命生儿子,拼命扩充嫡系队伍,各国皇权体系下,无数继承人上演夺嫡之大戏,各路修行人为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挖空心思,谁又能关注到头顶星河之中,隐藏着的这次巨大危机?

  众人皆醉而我独醒啊……

  在众人皆醉的时候,独醒者才是最痛苦的……

  尤其是,他还根本改变不了既定的结局……

  “你似乎颇为伤感,却是为何?”凤悠的声音悠悠传来。

  林苏轻轻一叹:“似此星辰非昨夜,为谁惆怅为谁忧?还真是一个好问题,我竟然无言以对!”

  他的满腹心思,在这亿万里异域,大概没有第二人可以共情。

  他的惆怅他的忧,大概也只有这满天星辰能懂。

  “似此星辰非昨夜……这是诗吗?”凤悠道。

  林苏一惊:“不是!这只是一丝莫名的感慨,时光飞逝,物是人非,今天之夜终究不是昨夜,熟悉的星辰,毕竟也不是昨日的星辰。”

  凤悠轻轻一笑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