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苍守夜人_第7章 解语花前献妙诗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7章 解语花前献妙诗 (第1/3页)

  曲终帘放,酒楼上彩声如雷……

  “当日只知玉楼舞,今日方知玉楼曲!玉楼姑娘这一曲,当是谢楼之绝唱也!下面该是‘归良’了吧?”一名贵公子折扇一开,无限感慨。

  名妓辞楼,归入良家乃是惯例,名士、巨富均求之,即便是高官,有时候也不能免俗,一个名妓作妾,昔日千万人追捧的人,从此成为他一人之玩物,是何等有面子的一件事?

  所以,今日的海宁楼,名流云集。

  人人争抢昔日花魁。

  那个贵公子第一个站出来:“小生谢东,愿以百两白银为聘,请姑娘入我谢家,我必真心待之。”

  这话一出,满楼轰然……

  白银百两什么概念?能够买下十个黄花闺女!一起步就这么高的聘礼,这一下子断了九成人的梦想啊。

  几个人刚想开口,又坐下了,满头青筋乱窜……

  一个商人模样的人站起:“我愿以300两白银为聘!”

  300两!靠!

  另一人站起:“本人城东金楼东家,我正妻刚丧,入我陈家,名为妾室,实为正妻。至于聘礼,500两又如何?”

  这话一出,那个出价300的商人脸色陡然阴沉无比,前面叫价的谢东眼珠也鼓得老高……

  拼钱就拼钱,你带出个“正妻刚丧,让玉楼享受正妻待遇”,让别人怎么玩?总不能为了纳个妾,将正妻给弄死吧?

  僵持只有片刻,左首第一位的张秀折扇轻轻一开:“胡闹!玉楼姑娘一代花魁,何等身份?岂是区区商人所能妄想的?……小生以千两为聘,诚迎玉楼入我张府!”

  他的手轻轻一抬,掌中一张银票,票面金额千两。

  满楼安静了。

  几个商人面面相觑,慢慢坐下。

  谢东脸上风云变幻,也慢慢坐下。

  张秀下首的一个书生微微一笑:“张兄既然有此心意,兄弟们岂敢与你相争?恭喜张兄!”

  “恭喜张公子!”

  “曲州第一秀纳海宁第一花魁,真是文坛佳话也……”

  “恭喜玉楼姑娘……”

  一时之间,满楼风向尽改,所有人都祝贺张秀和玉楼。包括前面跳出来出价的几个商人以谢东在内。

  张秀出来,他们真不敢争啊,张秀是谁?曲州第一秀,正儿八经的文道天才!他张家,还是朝堂实权高官:兵部尚书,论人才,论地位,论财富,哪一样人家都是顶尖

  ……

  且不说楼中他人,个个都是大写的服,珠帘之后,几名青楼大家全都眼神迷离,如此风姿的曲州第一秀,随手千金的豪迈风流,谁人能拒绝?

  那个盛装妇人笑了:“玉楼承蒙张公子看重,真是玉楼的福份啊,张公子,还请你亲自掀开珠帘,将你的这份心意送到她的手中……”

  张秀微笑道:“玉楼往日多蒙妈妈关爱,小生日后还有重谢。”

  盛装妇人笑成了一朵花:“如此老身先行谢过了,张公子请……”

  张秀伸手,掀开珠帘。

  这就是辞楼归良的最后一步,掀开珠帘,带走花魁……

  林苏目光抬起,刚好迎接上玉楼的眼神,她也正看着他这边。

  这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神?凄凉凄婉,他心头突然浮起她刚刚唱的那首曲:我心如月,求之不得……

  玉楼目光从他脸上移开,转向张秀盈盈一礼:“承蒙张公子厚爱,然玉楼曾与人有约在先……抱歉不能侍奉公子左右。”

  张秀脸上的微笑陡然僵硬。

  全楼寂静无声,面面相觑,拒绝了!

  她居然拒绝了!

  张家要名有名,要官有官,要钱有钱,张秀本人还是曲州第一秀……你知道你拒绝的是什么吗?

  片刻后,张秀脸上的微笑重新浮现:“玉楼姑娘,你言有约在先,敢问是与何人有约?”
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