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苍守夜人_第6章 美人如花海宁楼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6章 美人如花海宁楼 (第1/3页)

  林佳良的书房里,有大量的书籍,都是线装书,有《论语》、有《道德经》、有《春秋》,这些典籍都毛了边,显然经过了无数次的翻阅。

  林苏手指轻轻触摸而过,他的大脑之中,那根枯枝之上,十多片叶子悄然生成。

  绝对不会有人想到,他就这么走上一圈的功夫,他就成了读书人,十几步,相当于这个世界读书人十多年的寒窗苦读。

  十几本诸子百家典籍旁边,还有一本黄色书皮的书,林苏打开一看,《大苍彩诗集》,开篇写着一段话:此书收录大苍千年来三百七十一名诗道天才之作,计四百单八首,皆是五彩及七彩诗篇,诗香传世,千载流芳。

  第一首《西林夜雨》,“半城烟雨盖西林,千峰雾卷木森森……”作者任子夫,大苍中州人氏,生于苍历108年,卒于苍历146年,此诗……

  第二首《题灵隐壁》……

  第三首《冬日》……

  连看了三十余首,没有一首是他熟悉的。

  林苏将诗集放下,目光被旁边一本书吸引,这本书名为《文道杂谈》,林苏翻开书,眼睛亮了,这书里详细记载着这个世界的文道,诸圣在上,赐予世人文道伟力,何为文道,何种阶梯,如何晋级,文道禁忌……

  文道禁忌中,清楚地写着:文人遭遇重大挫折或当众蒙羞,即会文坛蒙尘,一旦蒙尘,文思不畅,文道之上再难寸进,严重者文路至此而断,与废人无异……

  林苏心头微跳,原来文会还真的能让人文道断绝,毁人一世追求!

  书桌下的抽屉里,他一拉开就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,里面是一张黄纸,小心地包着半截香,此香色泽金黄,似乎是黄金所铸,这,就是书中所说的“圣香”。

  林苏想了想,拿起这半截圣香,小心地藏入怀中……

  书房门口轻轻一响,林苏猛地回头,就看到了小夭。

  小夭端着一只大碗:“哥哥,你在这儿啊,我找了你一大圈。”

  “我二哥怎么样了?”林苏问道。

  “睡着了,小桃姐姐照应着呢。”小夭将大碗端过来:“你把这碗粥喝了吧,你娘……哦,夫人说了,你身体也不好,也马虎不得。”

  林苏半碗米粥下肚,肠腹间总算暖和了些,他突然看到小夭嘴角有一线晶莹……

  林苏喝不下去了:“你是不是没吃早饭?”

  小夭点头,很快又摇头:“我昨夜吃了个面团,面团经饿,我一点都不饿……”吞了一口口水,而且声音还真没控制住……

  林苏将还剩下的半碗稀汤递到她面前:“喝了吧。”

  小夭迟疑着接过去,将汤喝了,全部喝完,她还舔了碗底,这只碗,基本不用洗了。

  林苏道:“小夭,想吃肉吗?”

  肉?小夭喉头动一动,嘴角又现熟悉的晶莹,她慢慢摇头:“哥,小桃说府里没有肉食了,真的……”

  “不是,我带你去赴宴,蹭上一顿好吃的……”

  小夭的眼睛突然变亮了,亮得象两只小星星……

  赴宴的事情,他与小夭第一时间达成共识,但在林母那边却卡壳了:“你说什么?你去赴宴?那是文人聚会……你掺和什么?”

  林苏掏出了请柬:“可娘,人家发了请柬,林家如果不出席,人家会怎么说?他们会说我林家无人,会说我林家真的罪大恶极,不敢公然露面。”

  林母心中的坚守有些动摇……

  良久,林母道:“你刚才也听到了,这文会不同寻常,极有可能是张家对林家的一次打压……”

  “他能打压我什么呢?我连文根都没有,他能断了我的文路么?”

  这句话,彻底打消了林母心头最后的一点顾虑,是啊,张家会在文会上兴风作浪,二郎前去固然危险重重,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