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体之路_第八章 很繁忙的杀猪匠(求收藏,求推荐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八章 很繁忙的杀猪匠(求收藏,求推荐) (第1/3页)

  感觉刚眯了一小下,还没有休息的过瘾,家里就来人了。

  先是大门哐啷啷一下响,然后一个小男孩欢快的跑路和嬉笑声。

  陈明亮赶紧穿鞋起来出门迎一迎。

  “哥哥!,是哥哥回来了,妈妈,哥哥回来了!。”

  小男孩欢呼着跑过来就要扑向陈明亮。

  这时候的弟弟还是很黏这个哥哥的,他觉的哥哥很酷,懂的也多,还会杀猪,实在是有些崇拜心理。

  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自己见识也增加了,慢慢就看清了陈明亮的虚实,而且再加上张春花总是说些陈明亮无能,蠢笨的话。

  这才让陈明天慢慢转变态度,开始看不起这个一直关照自己的亲哥哥了。

  张春花跟在后面关大门,看到陈明亮回来也是有些惊喜的。

  “大’小’回来了呀。”(鲁西北当地会把儿子昵称做“小”,女儿称做“妮”,所谓大小,二小,大妮,二妮)。

  “娘!”。陈明亮喊了一声。

  这时候的张春花还很年轻,才三十几岁,以前也很漂亮的。

  不过这时候的长相并不算好看,已经有传统农村中年妇女的架势了。

  一是她不太会管理身材,身材慢慢就是直筒型了。二是穿着也随意。

  你看,她下身用一件单衣套着大棉裤,腰里围着条带油的粗布围裙,上身的花棉袄就直接裸穿着,只是在胳膊上套着俩套袖,套袖上也油腻腻的。

  头发扎成一个小扭扭顶在头顶上,还围了一个大围巾,围巾的两头系在下巴上。

  脸色皮肤被冬天折磨的发紫,嘴唇都干裂了几道血口子。

  也就只能从眉眼额头看出这还是一个年轻的女人,曾经年轻过,也靓丽过。

  “回来前吃饭了吗,没吃我给你做,刚好也要做中午饭。”

  “吃了,到家里才吃的,就是锅里剩下的。”

  “啊,家里哪有饭?你吃了啥?!”

  “锅里的那碗拆骨肉呀。”

  “全都吃完了?!”突然变了个语气,母亲的声音尖锐起来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你,你个棒槌,那是专门给你弟弟留着的,你怎么能瞎吃呢!,我都没舍得装灌肚,特意挑出来的好肉。”

  “真没给弟弟留一点?!。”

  “没,我也好久没吃过这些了,就都吃了。”

  张春花出离愤怒了。

  “整天就知道吃吃吃,瞎长这么大个子,一点用都不中,一点点人的心眼子也不长,吃啥啥不够,干啥啥不行。”

  “吃啥干啥都随你那死鬼老爹,一点正事不干,你咋不跟他一块死了去,这都该娶媳妇的年纪了一点点的人事儿都不懂。”

  好久没见母亲这样骂人了,她用词还是那么犀利。

  都不记得母亲上一次这样骂自己是什么时候了,从自己到肉联厂不在家而且还要问自己要钱之后就没这么骂过了吧。

  这才刚见到母亲的一点温情突然看不见了。

  气氛也就突然沉寂下来。

  “妈妈,别骂哥哥了,那拆骨肉我都不爱吃了,哥不吃我也是用来喂狗的。而且里面还有骨头渣子,一点都不好吃。”

  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