斫宋_第十八章 故乡风景悄自易,一路行来心计工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八章 故乡风景悄自易,一路行来心计工 (第1/3页)

  渭州并不大。

  李寇自河岸走心中计算,往西不过三五里远便到了西门。

  在他看来,也不过是从水桥沟走到西门口的现代距离。

  这是大半个渭州城的大小,只不过这只是内城。

  李寇知道城郭是两个不同的意思,城是内城,郭是外城,内城与外城之间,即古代城市人口聚居的地方,他记得有一首诗里说过,叫什么“李白桃红满城郭”,是唐人羊士腭的《山阁闻笛》里的一句,这还是拜老家大力开发旅游资源,据说是知府先生站在山顶手指脚下说的一句话,那句话出,老家满山桃李,一是为村人带去不少收入,二来老家桃李芬芳美不胜收,李寇确喜欢的紧,由是记住了那位好背诗的知府。

  此外,李太白还有一句“金鞍照城郭”,由是李寇记着城与郭的区别。

  只是他不知渭州一个边缘小城,竟也有巨大的内城,集官宦衙门、铺席商店并许多富贵人家居住之地,外头又有郭拱卫着渭州城。

  若以郭来算,渭州外围只怕要东到三角城,西上北门坡了,这可不是一座小城。

  李寇心中想着,贪婪地观察这时代的渭州,不意竟在西门城门洞外,看到一伙居拥一桌,身边挑着一个大大的“税”字的差役,他也认不得那是什么打扮,只看着灰蓝色底色,外头绣一圈红的装束,有的挂着刀也有的手持棍子,都在火盆前哆嗦。

  无空向前打个招呼:“今日好生宽舒啊。”

  那几个站起来,叉手都叫道:“大师有礼。”

  李寇心下哂然,不过是想叫他瞧他有多大威风而已。

  他目测许是收税的摊子到城门口的距离,倘若在此暴起杀人,不过几个纵起便到城门外,远远只看郭墙颇高,只是内城与郭墙之间,道路两边分散着高低不同的房屋,内城城墙下的距离城墙足有三丈之远,显然是个规划的外城,只是外城民居多不讲规则,乱哄哄的有的青石起第有的木椽稍稍支起个棚子,四面净是透风的,若要自此潜逃出去,只怕要费些周折。

  他在这里打量,无空直与几个差役说是看他面子要带人出城,这时,那城门洞里抱着长枪按着刀弓的几个军卒也过来搭讪,说几句寒暄的话,多看了李寇两眼,也没有多问。

  这年代,僧人竟横行至此?

  李寇自知道渭州是军州,倘若渭州的守卫也如此不周密只怕不妥。

  果然,热聊片刻,那边彼此分别,无空又往外走,出了内城,李寇才见道路两边房屋何止千座,有狭窄小巷子里,黑色的污水凝滞地从石板上往外流,更有几个小子,在小巷子里互相追逐打闹,也不看路上两眼,显然是并不关心过去过来的都是什么人。

  李寇心下猜测,只怕郭墙处的防守严厉至极。

  果然到了郭墙下,城头有巨大的弩,城门洞里外都有拒马桩,安排得十分得道,城头千斤闸机括一旁,森然排列着不知几千几万如大枪般的枪箭,又有准备妥当的滚木石砲,看城墙上来回巡逻的军卒,各自手持利刃,垛口排列着底下堆满干柴,干柴甚至有越过城墙上垛口的,中间拱托着一口又一口黑沉沉的铁锅,有一段一段的城墙垛口已被烟熏得发黑了,甚至有一些垛口已经破裂,看那断口怕是近期有过战事,被什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