斫宋_第十四章 问此去吉凶,尽付有缘人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四章 问此去吉凶,尽付有缘人 (第1/3页)

  李寇并未慌张。

  他直视着站在高处的姚平康温和地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  姚平康不由一愣紧接着嘿嘿地笑起来。

  他一边笑着一边摇头说:“我道你是要怎生辩解,原来是这么个答复。”

  李寇道:“是便是不是便不是有什么可辩解的。”

  他知道古代军户是一种籍而非称呼,别的不知道,但宋代武人地位低下这个历史常识他还是知道的。

  至少他知道林教头刺配沧州,也知道此前此后也没有哪个朝代在军人的身上刺羞辱的文字。

  杀人不过头点地,偌大一人额上有终身难消的“钦犯某”刺字那能是什么好事?

  只是军户也分高下,李寇并未嫌弃军户出身。

  他只是还没有想好将来怎样生活,从军只是他的一个选择。

  李寇的话使姚平康不愿再与他聒噪,那厮是个年少手黑的家伙。

  虽不至于和他结交,毕竟只是个颇有些意思的流民而已。

  可若与他交恶那也不必。

  能拿得出价值十数万的物件儿,那怕不是什么寻常人物。

  姚平康摆手道:“既是要去,那便快些——兀那和尚,须把带去的人早早送回,洒家这里要点卯了。”

  无空笑道:“来去不过半日光景,最多天黑就回。”

  姚平康点着头,腆着肚子慢悠悠又走远了。

  他心腹颇为不解。

  “有十数万的宝贝,便是拿来,送他个便宜,免了他朋友筑城墙的差事,那也是抬举他,横行何必怕他?”心腹既讲理又挑唆。

  姚平康骤然脸色一冷,抬手便是重重一耳光。

  “聒噪!”姚平康目有杀机一手按住刀鞘。

  心腹骇然低头,两股战战半晌不敢语。

  这是在沙场一刀一枪杀出个流内官的狠人,他若察觉了他等私心要办他易如反掌。

  姚平康一一瞧过一众下属,忽然又笑了。

  在他眼里,这些人不过是在渭州时共过事的下手而已。

  “若逼急了那小儿,倘若他拼着宝物不要,直寻个文官,但凡献上宝物,彼则有进献官家的物件儿,到时那小儿只请往官家面前说一句,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