斫宋_第五章 我有一壶酒,当值十万钱(上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五章 我有一壶酒,当值十万钱(上) (第1/3页)

  妇人将肉夹馍放在怀中暖之,一面等着那泡面软化。

  她并不问那面饼的来由与热水冲一下就可食的道理,又显出一段教养。

  两个孩子无声催促得紧,妇人慈和教道:“莫急,冷的吃些要去瞧大夫,稍稍暖些再吃。”

  李寇瞧着奇怪,不由问道:“何不火上烤之?很快便可加热。”

  妇人笑道:“小儿女急切,应当防止吃得快烫着的。”

  小儿女急切,应当防止吃得快烫着的!

  李寇心中又是一阵剧痛。

  那一对小儿女有母亲百般照顾着,当真是天真烂漫可爱至极,可我这穿越了千年时空的人,以后想要听父亲母亲一声责怪一句提醒,又要找谁求这机会去呢?

  父母老了要有人细心照顾着,天冷了要提醒加衣服,早晚要给做点软和的饭菜,虽然这些事情小妹和小弟一定也能做好,可是……

  李寇紧咬着牙关忍住胸中澎湃的情绪,只是他怎么也忍不住两行眼泪扑簌簌往下掉。

  火盆里的火越发旺盛了,李寇感受到身体暖意越来越盛。

  可他的一颗心却犹如不可遏制坠入无尽的冰山深洞。

  片刻间,泡面已经泡好,朱文一家围着火盆,一大口面,一大口汤,竟吃得热汗淋漓。

  李寇别过头搵一把泪,眼见着人家快活他心中也欢喜一些。

  忽的河堤上有人奇道:“甚么吃食这般香?”

  泡面的味道对于饥肠辘辘的人来说的确是一道美味。

  李寇往河堤上看一眼,又想到泡面的神仙配置。

  “添些这个。”李寇一口饮尽热水,将几包榨菜挤出来放进去,又剥开几根火腿肠放在碗里递过去。

  朱文看了一眼,试着尝一口,不料初尝泡面,那酱料里的辣椒呛到他,一时剧烈咳起来,只是那手稳稳端着泡面,点滴汤水也没有洒出来。

  河堤上跳下来个人,又扬声问句“何物这般香”。

  有闲汉忙起身,笑嘻嘻叫一声“张大户”。

  那张大户问道:“有什么美味这般香?”

  闲汉手指火盆这厢连忙叫道:“必是朱文家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