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匠也开挂_第十八章上门要账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八章上门要账 (第1/3页)

  一直到躺在床上,张俊山还在那念叨着住三人间太浪费了。

  张俊平很无语,没想到这位本家大哥居然还有唐僧的潜质。

  张俊山是村里出了名的老抠,关于他抠门的笑话在村里一大堆。

  以前村里很多人除了种地,就是到县城去给供销社拉货赚钱。

  那个年代,拉货用地都是排车,拉一车根据远近,有时候是几分钱,多的时候能有一毛钱。

  一天下来,也能赚个两三毛钱。

  赚的虽然少,可那时候物价也便宜,一碗面条才五分钱。

  这是县城最便宜的饭了,而且可以续面汤。

  面汤自然是不要钱的,喝面条可以随便加汤。

  出大力的一碗面条自然是吃不饱的,很多人,都是要一碗面条,然后续汤就着自己带来的窝头吃。

  七十年代可没有私人饭店,都是国营的,能让续汤已经属于饭店服务员服务态度好了。

  你想不要面条光要汤,根本不可能!

  而且,你买面条的时候,那碗也不是随便可以用,一个碗要先交五分钱的押金,回头你吃完饭,把碗送回来,再退押金。

  这难不倒张俊山这位老抠,他做一旁等着,等同村人吃完饭,然后借同村的碗,跑到窗口上去要求续汤。

  一连续了五碗面条汤,喝了个水饱。

  借碗喝面汤的事,只是张俊山抠门事件中的一件。

  据说曾经有一次,张俊山大解,解完手,发现那个什么里面有一粒没有消化的黄豆。

  张俊山直接伸手捞出来,跑到水井上洗了洗,又给吃了进去。

  还有,说张俊山小便都要忍着尿到自己家地里。

  这些事,是不是真的,张俊平不知道,但是今天他算是领教了张俊山的抠门,不光是对自家抠,花公家的钱也一样抠。

  虽然张俊山唠叨的烦人,但是张俊平并没有和张俊山计较。

  八十年代农村的穷,张俊平是见识到了的,家家户户饭桌上的馒头都是五颜六色的,黑色的地瓜面,黄色的玉米面,还有灰色的,是全麦面馒头。

  谁家要是能吃白面馒头,那绝对会被笑话败家。

  就连炒菜,里面的油也少的可怜,菜汤里面都看不到油花。

  这还是八零年,分田到户之后,张俊平看到的景象。

  就算是现在,已经是八六年了,村里绝大多数人家,饭桌上主食依然好几种颜色。

  七十年代的时候,自然是更穷,杂粮能吃饱都已经是幸福的了。

  如此想想,张俊山的抠门也就不那么讨厌了,都是穷给逼得。

  “大哥,钱已经交了,你再心疼也没有用了!

  再说了,我身上可是带着好几十块钱呢!

  住大通铺,万一晚上钱被人偷走了怎么办?”实在是被这位本家大哥给唠叨烦了,张俊平直接一句话怼了过去。

  “那可以你住三人间,我和建军住……”

  “我自己带着钱住三人间,招待所肯定往房间里安排别人,或者把我安排到别的房间里去!

  和住大通铺有什么区别?

  我睡觉死,万一钱丢了怎么办?”

  张俊平知道自己这位本家大哥心疼钱,所以抓住这一点,问的张俊山不说话了。

 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