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匠也开挂_第一章父亲的情怀我不懂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一章父亲的情怀我不懂 (第1/3页)

  “我一共出工三十九天半,我一天八毛,一共欠我三十一块六!”

  “我一共出工五十六天半,我一天一块一,一共欠我六十二块一毛五!”

  “上个月砍了我家两棵老榆树,说好的一共给六块!”

  “我这两个月一共缝了二十八套沙发皮,一个沙发皮是五毛钱,一共欠我十四块钱!”

  昏暗的房间里站满了人,就连墙边堆放的家具顶上都坐满了人。

  张俊平也坐在家具顶上的一个角落里,愣愣的看着眼前这熟悉的场景。

  这场景太熟悉了!

  他永远忘记不了,那个寒冷的冬天,村办集体企业家具厂正式宣告破产。

  更忘不了的是,父亲那一夜变白的头发。

  以前在书里看到,伍子胥一夜白头的故事,张俊平还以为那是古人杜撰出来的,直到他看到父亲在家具厂宣布破产之后,一夜白了头发,才相信是真的。

  张俊平一直无法理解,是怎样一种情怀,让父亲放弃城里的铁饭碗,回到农村,回到这个小山村创办家具厂。

  老一辈人的思想,情怀,年轻人真的很难懂。

  虽然父亲一再说,61年的时候,要不是乡亲们,他和母亲就饿死了!

  而一提起61年,母亲就抹眼泪。

  他曾经听长辈说起过,他上面其实还有一个哥哥,61年的时候夭折了。

  长辈们说的都含含糊糊的,好像是因为太饿了,不知道在外面捡了什么东西吃了,结果等父母下班回到家,人已经不行了。

  他那位未曾谋面的大哥夭折后,母亲也随即病倒。

  母亲的病即是因为大儿子夭折心疼的,也是饿的。

  父亲口中是乡亲们救了母亲的命,其实就是一只老母鸡,几个南瓜,一口袋地瓜干。

  母亲就是靠喝着老母鸡汤,南瓜粥挺了过来。

  这就是父亲口中念念不忘的救命之恩。

  为了这救命之恩,父母放弃城里的铁饭碗,回到农村,带着村里人创办家具厂。

  本意自然是为了带领乡亲们发家致富。

  可惜,父亲虽然是木匠大师,在省城国营家具厂里是数一数二的大木匠。

  但是,技术过硬,不代表就是一个合格的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